EverLastingU

【不见】 奕元

【不见】奕元

来源于一个心情不太好的脑洞,主要为佐奕为主的第三视角。刺客没有全部看完,人设可能与原著有冲突,受不了的就pass吧。再重申一遍!这只是个一时郁闷脑洞!

列国之战中,开阳是极少战败后尚存的国家。虽应允向瑶光称臣,但佐奕称霸钧天的决心却丝毫不曾减退。“王上总是如此自信,真不知,是好还是坏。”不知何人如是说过。开阳郡虽然经历了战乱,却能在仅仅一年内恢复如常,不,应该说是更胜从前。瑶光天权撤兵后,佐奕便下令拆除市井中的奢华建筑,将其土地重新规划,全部用于安置流民。令人惊奇的是,首当其冲的竟是当初佐奕亲自下令修缮的乾元街。乾元街,顾名思义,是因为曾经的乾元大师居住于此才得以改名,因其颇得佐奕赏识又喜好安静,佐奕便将整条街都赐予乾元,并勒令一干王公大臣均不许居住于此街。由于没有官宦势力的介入,久而久之,此地变成了全开阳最繁华的街道。这样有名的街道,如今却要破而重建,眼看着高大的围墙倒塌,华丽敞亮的府邸变成一片废墟,不禁让人不忍咋舌。然而很快,这份唏嘘就被喜悦所代替,重新修建的难民营足足能容下半个开阳的子民,而关于这个府邸主人的故事,也渐渐成为了百姓的饭后谈资。

佐奕站在宫墙之上,俯视着这一片片新建的土地,眼神中的光渐渐柔和起来。不论他再怎么下决心改建都城,那个人,那片府邸,永永远远都不会从他的心头抹去。他有些想笑,笑自己的多此一举,明知忘不掉,却还是要忘记,因为只有这样,他才能没有软肋,才能成为一个全新的君王,一个精于用人,擅于筹谋,不被人左右的王!这样的人,不能有任何弱点!哪怕是心里,也不允许。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活着,活下来,韬光养晦。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总有一天,他也一定会重振雄风,再不用屈居人臣,这样才能对得起他,对得起他的死。总有一天,他会坐上钧天共主的位子!到那时……到那时……自己……又该如何呢……就算称霸天下……那人也不会回来了……永远不会……

凉风袭来,佐奕收起太过遥远的目光,转身离开了宫墙。

回到寝殿,佐奕屏退了侍从,一个人坐在桌前的台阶上愣愣的出神。门外,佐奕的贴身侍从看着自家王上这幅模样,不禁地揪起心来。自打王上再次称王后,与从前是大不相同。从前的王上有时候虽自信的有些自负,却也着实可爱,特别是在那个人面前,行为举止更像个要糖吃的孩子,无论做了什么坏事,都让人气不起来。可现在的王上,眼角间流露出的锋芒让人不禁心头一寒。现在的他,不再相信任何人,纵使是对最亲近的艮大人,表面上百般信任,私下里却也暗中监视,千般防范。这样的王上,让他害怕,却也让他心疼。因为失去了最重要的人,以及那场永远也无法兑现棋奕之约……

慕容黎曾这样对执明说过:“佐奕早已不是从前的佐奕了,将来,他必定成为瑶光天权的心腹大患。”是的,在那场战乱中,死去的不只乾元,还有佐奕那颗仅有的赤子之心啊……

谷中

“大师……”

“凌子,不是说过了,以后要唤我公子”

“是,公子”凌子抬头看向眼前的人,水蓝色的衣衫衬出白皙的肤色,如墨的长发用玉簪简单的束起,举手投足莫不如世间谪仙。“公子,开阳已经保住,公子为何还不与王上相见呢”当年开阳被围,公子势必要与开阳共存亡,却在自刎之时被慕容黎救下,送与这深谷之中。

“他要争霸天下,势必不能有软肋”乾元低眉,“没有我,他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。”

君王无情,我又怎能成为你的拖累。只是那场棋奕之约,今生怕是不能兑现了。

【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】 

【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】


评论(21)

热度(27)